金莎:我不介意被说是“恋爱脑”,但我不喜欢没有光环的自己

金莎:我不介意被说是“恋爱脑”,但我不喜欢没有光环的自己

金莎自从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公开向张雨绮、伊能静求取恋爱经后,就成了不少城市大龄单身女青年公开观察的一个样本。而她也大大方方地去上了明星恋爱真人秀《女儿们的恋爱》,刚刚还提了一个“金莎耿斯汉继续约会”的热搜。很多人觉得金莎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,虽然屡战屡败但一直对爱情充满向往、热泪盈眶。日前,金莎接受了媒体采访,正式回应外界对她恋爱状态的各种解读。

理想化?不会改,最多做一点微调

从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始,很多人就觉得金莎的择偶标准不够现实,似乎39岁的女生不再适合用“看感觉,希望他阳光、帅气、和我心灵相通”这一类指向不明,又虚无缥缈的词。你不具体到年纪、收入,怎么能快速锁定对象完成目标呢。《女儿们的恋爱》中,比起其他人,金莎的择偶标准总是显得有点不接地气。

她拒绝第一个约会对象盛况的理由是“没有心动的感觉”。有人认为,如果金莎以心动为基础,以“如剑一样的眉毛,星星一般的眼睛”为标注,那她的对象可能还在月亮之上。

新女报:很多网友认为你的恋爱观过于理想化,对此你怎么看?

金莎:《女儿们的恋爱》我全程都是开着弹幕看的,网友们的评价我也收到了,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切实际,也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新女报:那你会做出一些改变吗?

金莎:我原来是不会改的,就算别人说我理想化,我可能也没什么感觉。但是参加了这个节目之后,我还是有一点成长,可能会对自己的恋爱观做一些微调。

新女报:其实你还是会在意观众的评价对吗?

金莎:节目组邀约我的时候,我没有犹豫,因为我一开始的想法,可能是因为看了陈乔恩的先例吧,觉得在恋爱真人秀里如果能找到真爱,也蛮特别的,虽然有点冒险吧,因为观众可能会看到我嘻嘻哈哈、胡说八道的一面,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敞开自己的情感世界,但是我还是去做了,比起害怕别人的评价,那还是收获比较多。

新女报:你说你最向往郭襄对杨过的那种爱情,但我们都知道,郭襄是一见杨过误终生。

金莎:我喜欢的是他们的情感关系,郭襄很小的时候就遇到了一见倾心的对象,而杨过满足了郭襄16岁给她三根银针的愿望,我觉得很浪漫,想写进歌里。但现实生活中我不可能找一个十几年也见不着面的人,我还是向往天天见面的。

恋爱脑?大家觉得我是,那我就是吧

比起同一节目中金晨的大大咧咧,游戏人生,金莎很像是认真来相亲节目找对象的。观光巴士看夜景,湖上游船摸头杀,雪山脚下抹眼泪……金莎的恋爱对象换了一位又一位,始终投入,始终偶像剧。

她和耿斯汉在高原约会,看到雪山会流泪,哽咽说想到自己最美好的年华,让自己心灵有寄托的人却不在身边,突然就绷不住了;耿斯汉为她写歌献唱“你爱我吗?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?”她也落泪。有观众说,感觉金莎比陈乔恩还投入,对这节目也太上心了。对于大家给出的“恋爱脑”关键词,金莎也不反感、不排斥。

新女报:你在节目里面说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,金钱、事业、甚至生命都可以牺牲。你觉得自己是“恋爱脑”吗?

金莎:当时的情景是给我一个选择题,问为了爱情可以牺牲生命、金钱、事业哪一样?那我想了一下,如果是真正我很爱的人,我都可以牺牲。这是我愿意为爱投入的一个程度,把能够跟人约会、互动的时间留出来,势必会因此牺牲掉部分的事业、工作、金钱。如果要说这个行为是恋爱脑的话,我也没什么好去辩解的,大家觉得是就是吧,我也不介意这三个字。我就是需要把自己割裂出一部分的时间去跟别人相处,要不然我可能得不到爱,那我艺术的灵感也会非常匮乏的。

新女报:很多人都觉得你参加《女儿们的恋爱》是真心想要来找到真爱的,如果真的像陈乔恩一样和节目的约会对象有了进一步发展,你今后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?

金莎:可能一半一半吧,我很注重爱情,但不喜欢没有光环的自己,不喜欢变成一个特别平庸的人。

有人说,看金莎很像在看自己,有着不错的颜值和收入,在爱情中屡战屡败却越挫越勇,永不灰心,永远对爱情有要求、有向往。旁人说我们不现实、太悬浮,但谁想要庸碌、随便地过完这一生呢?39岁的女生,依然可以在看到雪山的那一刻想到自己,拥有迎风落泪的权利。

祝福金莎。

文:陈蔷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