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找真人谈恋爱,年轻人沉迷于“虚拟恋人”你怎么看?

不找真人谈恋爱,年轻人沉迷于“虚拟恋人”你怎么看?

近日,一个有趣的词条“严浩翔粉丝李泽言粉丝”登上微博热搜。起因是时代少年团成员严浩翔在某平台网络直播中未经授权配音《恋与制作人》中李泽言角色台词一事,引起了李泽言粉丝不满。两家粉丝因自己的“老公”没有得到对方的尊重,掀起了一场“网络骂战”。真人偶像严浩翔和“纸片人”李泽言的破次元壁碰撞,以及两家“女友粉”的互撕battle,也使得“虚拟恋人”这一话题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和“假男友”谈一场“假恋爱”

“虚拟恋人”是一项有偿情感体验类服务,主要包括有偿聊天,按时收费,还有不少店铺提供哄睡、作业辅导、游戏陪练等附加服务。

“花钱找陌生人聊天”,看似难以想象,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生活里。在一段买来的时间里,提供和接受服务的双方都是真人,但关系和身份却是模糊的。

恋爱幻觉

“我想要感受甜甜的恋爱”“我想要王一博/肖战/李现那样的虚拟男友”“我要一个像迪丽热巴/赵露思的虚拟女友”……这是前来点单的大部分顾客的需求。事实上,行业内,店员大多是学生或刚出社会的青年,年龄多在18~28岁之间,下单的也大概是这一年龄群体。双方的恋爱经验,其实都是有限的。

点单人的出发点或许是好奇,但虚拟恋人的体验让人如此着迷甚至沦陷,并非偶然。

比起甜蜜陷阱,用“恋爱幻觉”来形容它更为恰当。

声音是传情达意的媒介,是这场恋爱幻觉的核心。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简单且迷幻,这个“虚拟恋人”集齐了新鲜感与神秘感,以你为中心在你耳边说话,荷尔蒙的催化下,产生怦然心动的恋爱感受,并不意外。

不过客观来说,很难分清这段虚拟恋人关系中,双方究竟有几分认真。

而真真假假并不重要,购买这项服务的人大多清楚所谓的“恋人”关系是假的,只是不在乎,双方不过各取所需,互不相欠。理智而清醒的当代人,只是把这份虚幻的恋人关系作为当前生活阶段的调剂,需要一份不会有负罪感、不用自己花心思的宠爱。

伤心的避风港

相比于特殊的恋人需求,租借陌生人的时间,也成了一些伤心人的情感港湾。

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前,他们互不认识,结束通话那一刻起,他们又各自消失在人海,谁也不再触碰这道伤疤。相互之间,只是过客。

话题虽私密,但因为是没有交集的陌生人,不必担心秘密被泄露,就有了安全感;不需要维持生活中的形象,可以卸下防备,更能袒露内心的真实想法;全心全意的专属时间,给了人被重视的依赖感,借着声音传递着关怀的温度,交流走向了深处。

甚至于,“虚拟恋人”说了什么内容并不重要,情绪饱满和真诚的声音本身,就具有治愈的力量。

无处安放的表达欲

与“虚拟恋人”的闲聊,并非追求效率的信息交换,或者旨在建立和维护关系,更多时候是一种自我表达。

我们渴望心平气和地表达自己,讲述自己的日常遭遇和对人事的看法。这种表达是对记忆的加固、价值的筛选,以及对自我存在感的确认。

花钱建立的沟通关系,看似露水般脆弱,其实很稳定,尤其双方会认定这是专属时间,比起现实生活中高成本的面对面交谈,以及手机里随时中断、制造空白的文字对话,这份专注带来的交流的无奈,是更少的。

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84医院心理医生王瑛认为,年轻人如果长时间沉迷这种虚拟的方式,可能会不利于其在现实生活中与人的情感交流。

“那样会很容易受挫,因为太过于理想化、完美化的感情,毕竟在现实生活中是很少的。还是要有能力回归现实,把从‘虚拟恋人’中获取的力量和对美好情感的期待带到现实生活中。”

那么你对于年轻人沉迷于“虚拟恋人”怎么看呢?

文章来源:南风窗、中国妇女报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图源:网络

编辑:陈蔷

实习生:张佳庆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