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女神张娜拉新剧:“我40岁,不结婚,只想生个孩子”

童年女神张娜拉新剧:“我40岁,不结婚,只想生个孩子”

还记得她吗?“明朗少女”车阳顺、“刁蛮公主”司徒静……某种意义而言,张娜拉曾经是很多人的韩流启蒙和童年回忆。

可惜,因为”没钱就去中国”的不当发言(后来澄清是翻译误会),她在中国的人气遭遇滑铁卢,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张娜拉糊了吗?脸僵了吗?演艺事业还有在发展吗?

昨晚大结局的《oh my baby》也许可以交卷:39岁的女人,可能没有“不惑”,但是跌跌撞撞前进了。

《oh my baby》不是现象剧,但是口碑好到爆。它在非常现实的同时兼顾梦幻色彩,真正切中了相当一部分熟龄女性的痛点:

有事业,不结婚,但是迫切想成为妈妈。

张娜拉饰演的张夏莉,39岁,是The Baby育儿杂志社的次长(副职,相当于副主编)。

她在职场奉献了高分表现,有能力,有热情,并且有信念有底线,但凡违背了新闻原则,就算是金主爸爸的广告,该撤稿就撤稿。

她在情感生活中是情商低谷,常常没眼力见儿。遇到领导处事不公,张夏莉当面就敢撒泼卖萌呛声;遇到露阴癖的变态,一个洋铲梭过去,蛇打七寸,一招制敌。

写到这里,你可能以为张夏莉是那种疯狂工作的女强人?不是,她没有一天不在期待爱情光临,很小的时候填未来梦想调查书,就写要“当妈妈”。

大龄未婚的原因,归根结底是她缺根筋,总是笨拙斩断异性发来的暧昧信号。

于是,只好日渐蹉跎。

“20几岁的时候,以为时间到了自然就结婚了。30岁的时候就像在考试,无论男人还是结婚都要学习。40岁的时候,去相亲就像在面试,然后慢慢领悟到,恋爱和结婚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。”

社会对40岁的未婚女性有多不友好呢——

领导压缩晋升空间:我们不会让未婚人士当The baby的主编。

读者质疑工作能力:未婚能当育儿记者吗?用文字养孩子和实际完全不同。

▲当然,话说得有一定道理

无论是为了工作,还是基于本身的向往,张夏莉都很想成为妈妈。

只是,“没有因为男人幸福过,为什么会想要结婚呢。总是在结婚市场上被当做过期的海鲜,比起为了结婚变得悲惨,不如自己幸福生活。”

她下定决心,打算做未婚妈妈。

然而在韩国,未婚者是不能进行试管婴儿手术的。有实际关系的未婚者倒是可以,但要男方同意,才能得到精子捐赠。换言之,让未婚女性得到捐赠的精子的办法,没有。

因此,医生告诉张夏莉,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路:

随便找个男人,自然怀孕吧。

张夏莉深受启发,某天灵光乍现,发觉身边原来有3个男人,值得忽悠成孩子她爸。

1号种子选手:韩伊尚,41岁大龄未婚男同事,当红摄影师,独身主义

被交往十几年的未婚妻分手后,他应激障碍,自称独身主义铁壁男。理由强到无法反驳,“我的世界里没有老婆的唠叨,那样我只用养活我自己,也不需要让孩子抢走自己的生活。啊对了,电视还可以自己看。为什么要结婚呢,已经不是不怎么样,而是让人幻灭。是什么原始部落吗?非要用生孩子来保存种族吗?”

和女主几乎同龄,也面临家族催婚催生的压力,但韩伊尚很自信,甚至自信到自负。单看外形,他没有中年发体,保养得宜,薪水也高,有能力,受人尊敬,完全可以过年轻的生活。

有钱有闲,没事儿就去尝试新鲜的事物——法国刺绣、马拉松、skyshot(空中射击)、攀岩……每天都精彩得不行。

虽然前期嘴毒,怼得张夏莉几乎怀疑人生。比如让她“寂寞就去养条狗”(而不要来勾引自己)。

由此得到女主评语:

性格好像很差,但又奇怪的感觉很不错,好奇心和挑战精神很不错。

▲后期渐渐真香,踏上追妻火葬场的漫漫之路

2号种子选手:尹在英,韩国大学医学院小儿青少年科医生,青梅竹马男闺蜜,离异有女。

张夏莉和尹在英的妈妈是密友,俩人从襁褓时期就打打闹闹到大,彼此早已视对方为亲人。

这个男闺蜜是真的很狗,总不干人事儿。比如重色轻友,结婚后,因为老婆不喜欢,就和女主断交(当然从老婆的角度看100分);比如邋里邋遢,离异后独自带娃,上个街直接被大妈认成流浪汉,可见形象告急,完全没有高材生、精英男的排面。

但男闺蜜在某些关键时刻,又特别man。

像是雨夜误会男主是流氓猥琐男,欺负夏莉,他气得立刻冲上去和人家厮打。渐渐意识到自己对夏莉有好感,也不敢表白,因为对方“是有魅力的女人,要遇见好男人才行”,而自己是有孩子的男人,配不上她。

女主评语:他只是说话有点不好听而已,人其实还不是很差,若是(孩子)能随他,孩子脑袋应该也不错。

3号种子选手:崔姜第一,杂志社年下男,情商捉急,健康满分。

崔姜说好听点,是有新进职员的谦卑,说难听点就是情商负分滚粗。因为女主和自己小姨同龄,他就常常当众叫人家阿姨。

有事吗?

崔姜令人抓狂,但他有个碾压一切的优点:健康状况第一名,而且据医院体检报告,他的精子数量竟然是常人的10倍。

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难怪女主目光灼灼,恨不得立刻就把小鲜肉打来吃了。

虽然聚焦了女性生存和成长的痛点话题,但是《oh my baby》完全不沉重,它是轻喜剧。走心和沙雕齐飞,常常看着看着,就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尤其是女主把3位男子当作“生育工具”,进行渔场管理,让许多女观众拍手称快:

你们男人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!

可是,把男人当作“生育工具”,真的是社会的进步吗?分明是退步才对。

张夏莉收入稳定,积蓄颇丰,足以支撑小孩到来以后的花销。

她自己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在妈妈和爸爸的争吵声中长大,只看到了结婚生活的伤心痛苦,所以她很确定,就算没有爸爸,她也能独自给予小孩足够的温暖和坚定。

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,而自己没有爸爸——在孩子问这个问题之前,她就想好了,要这样告诉TA,“妈妈因为太想见到你,去拜托了某个善良的叔叔,但并不是让你诞生的都是爸爸。不是因为他不爱你,而是因为他和妈妈不是相爱的关系,才会那样的。”

但是,现实问题是,社会约定俗成,只有男女结婚生孩子才符合伦理,不结婚的女人根本没有生孩子的合法办法。

所以,张夏莉只有走“歪门邪道”——奔现网上发帖愿意捐精的“志愿者”,结果对方是骗子,还连累她也被警察和记者守株待兔抓个正着,上了社会头条,为身边的三姑六婆增加新一轮笑谈。

不然就只有朝身边人伸出“魔爪”……

而女主千方百计求子的行为意味着,即便是发达国家的女性,也无法自由支配生育权!

记者手记

“看清内心,任何一种选择都会幸福的”

记得此前采访我市著名女企业家、天赐温泉掌门人杨云帆,她曾经说过,“女高管之所以比例少,除了社会空间相对狭窄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体力。大部分女性到了一定年龄,往往会感觉力不从心,各方面的机能有所下降。”

这句话放诸生育也同样适用。

女主张夏莉最开始想冻卵,不料被医生泼了冷水:40岁的话,有点太迟了。

这个时间段的女性,卵子质量不佳,而且40岁的自然妊娠概率是5%。试管婴儿手术超过43岁的话,成功率只有10%,妊娠10周前流产的概率有90%。

是不是很可怕?

为此,我特别咨询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妇产中心主任易萍,就现行比较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——冻卵、试管等简单聊了几句。

易主任说,比起自然受孕,辅助生殖技术主要是取卵对卵巢的刺激,属于微创手术,在正规医院进行治疗手术,可尽量避免卵巢过度刺激、出血损伤等并发症;

高龄女性不应对身体损害过虑,而应该多考虑是否能够取到卵,是否达到冷冻标准,可能要多次取卵;

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殖技术,可能更多应考虑伦理问题,和冻卵后卵子的复苏率。卵母细胞是人体最大的细胞,目前的冷冻技术达不到与胚胎复苏后一样的成功率,后续受精和发展潜力受限应该明确告知患者,因为一般冷冻胚胎,冻卵只发生在一些特点环境或条件下。

简单来说,女性有权利选择自己舒服的、喜欢的生活方式。

前提是:趁早以及想清楚!不要过于依赖医学技术,碰到不可逆的自然规律,技术也要低头认输的。所以,我们不妨问问自己,你真的想清楚了吗?

结婚务必好好选,不要潦草将就,也不能过分挑剔,遇到喜欢的就好好把握;生孩子和事业不是绝对冲突——生养不是妈妈一个人的任务,跟丈夫约法三章,先说断后不乱。如果暂时不想生,冻卵、试管都尽量趁早,别错过20—30岁的黄金期,越晚越受罪。

其实,任何一种选择,只要看清自己的内心并坚持下去都会得到幸福的,最怕东一榔头西一棒槌,拧巴的人最辛苦。

文_首席记者 龚正星

图源网络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