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亲对象酒驾车祸,女孩截肢后,谁在逼婚?

相亲对象酒驾车祸,女孩截肢后,谁在逼婚?

最近几天,有一条新闻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热议:姑娘相亲遭遇车祸,酒驾的肇事者(相亲对象)竟然提出“嫁给我才能垫付”医药费

事故发生在安徽亳州涡阳,2019年10月12日,28岁的小马经朋友邀约,赴一场相亲局。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,代价会是一条腿。

PART

01

女孩:相亲失去一条腿

姑娘叫小马,长得很周正,马赛克也藏不住的漂亮。但在不发达的小县城,漂亮不重要,嫁不嫁得出第一重要。

所以,28岁这年,迫于“大龄剩女”的压力,小马辞去上海的工作,回老家涡阳县做些杂事,空的时候,就去参加亲友们组织的相亲局。

那天也一样。

朋友热情邀请小马去吃饭,说要给她介绍对象。到了一看照片,没眼缘,小马打算撤,朋友力劝,“来都来了,交个朋友也好,当给我个面子。”

话说到这份儿上,小马不好意思走,就留下吃饭,吃完还到隔壁的酒吧喝了点酒。散会的时候,小马准备骑电瓶车回家,相亲对象小张突然“霸道总裁”上身,强行拔了车钥匙,硬是要开车护花。

小马也喝得晕乎乎的,被小张拽上了车。那是凌晨三点过,车行至某个路段,突然撞上护栏,整个车身180°翻转,倒扣在地上。

“猛一感觉车翻了,腿很疼,后面就没有知觉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看到腿(右腿)已经截肢,没了”,小马说。

PART

02

男方:“不结婚没有义务垫付医药费”

事故发生后,经过交警部门调查,小张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48.8mg/100ml,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,且采取措施不当,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,承担事故全部责任。

但显然,小张不是一个能扛事儿的人。

小马入院后,前期产生的九万余元费用,绝大部分是小张家里垫付的。出院后,他把姑娘接到自己家里照顾,结果没几天,小马事故中粉碎性骨折的左腿发生感染,再次入院。

可这回,小张家停付医药费了——

“她不出谅解书那我肯定要坐牢啊。有了她的谅解书,我可以直接办取保候审,再去民事调解。”

“我爸的意思是,如果我愿意娶她,我们这边会把她当一家人,然后这个钱,该出的我们会出。她要是走法律程序,我们没有义务去给她垫付。”

“我家的意思就是,如果她不给我留路,我们只能按照一次性赔偿给她。如果她们那边给我留点路,我们家也会把她当做亲闺女一样对待。”

仔细品品肇事者话语里的施恩嘴脸和胁迫意味,你们全家都法盲吗?交通肇事罪基本上板上钉钉,先拿谅解书/结婚,再付医药费?婚内强奸是犯罪,婚内交通事故,女方一样有权利追究男方的民事刑事责任。

一纸婚书,从来不是任何犯罪行为的“避风港”。

PART

03

手记:“破罐子破摔”才是最可怕的毒药

在县城,28岁不结婚,很容易被指指点点,但小马“不肯将就”,所以拖到现在,一定要找一个喜欢的人。

出了这件事,她的傲气,她的棱角,肉眼可见的在消磨。

她不敢期待,不可想象未来的生活,觉得自己没用了,不会得到幸福了,所以反反复复想死,所以被小张父亲拿住了七寸。

关于“逼婚”,他理直气壮,“不是强迫,是一种协商的态度。第一次出院的时候,我说你如果愿意跟我们儿子,你就嫁到我们家来疗养。不愿意的话,你就到你们家去疗养。我说得很明白了,最后她也来我们家疗养了。你说这种情况是不是默许了?”

关于“幸福”,他振振有词,“怎么会不幸福呢?我跟你说,我们依法赔她30万或50万,她最后嫁给别人,别人贪图她的钱,她会幸福吗?把彩礼钱花光了跟她离婚,她会幸福吗?我直接跟那个女孩子就是这样说的。”(据潇湘晨报)

不仅是张父一个人这样想,甚至很多网友也劝嫁,理由是酒是两个人一起喝的,酒驾是男方的责任,但坐酒驾者的车还不系安全带,女方也有很大的责任。反正大龄、断腿也找不到好人家了,干脆嫁给肇事者,让他怀揣着愧疚照顾自己的余生,是最好的选择。

嗯?合着被害者的作用,就是当个活着的道德之眼吗?每天展露伤口,每天踩着丈夫的良心,提醒他的罪孽,也复习一遍自己美好人生破碎的绝望。

我们无法预判明天更好还是更坏,但对女孩子来说,最可怕的毒药是“破罐子破摔”——我年纪大,我离过婚,我身体有残疾,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指望呢?

我知道,外人都是“火石没落到脚背不晓得背”,强行鸡汤强行正能量,其实并不比带着偏见的人高尚到哪里去。但我还是想告诉女孩们:

正如文中的小马,要是真的害怕因为找不到更好的男人而破罐子破摔嫁给肇事者,指望对方用良心负债余生,那才是真正掉进绝境和深渊。

千万千万不要轻易判定眼下是绝境,是寒冬。如果在你眼里,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,不如实实在在振作起来,拼一把,挣个绝处逢生,柳暗花明又一“春”。

律师声音

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

法学硕士陈志敏

安徽姑娘的遭遇非常不幸,因为别人淡薄的安全意识和法律意识,自己的身体权、健康权受到了严重侵害。

从法律角度来说,首先,不管姑娘是否愿意与小张结婚,小张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违反交通安全法规,酒驾发生严重交通事故,涉嫌危险驾驶罪,并且侵害了姑娘的身体权和健康权,他本人应对姑娘的伤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,应当承担附带民事赔偿责任,民事赔偿的范围包括姑娘的医疗费、护理费、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而支付的合理费用,以及误工费。

其次,“酒后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”的观念是社会共识。姑娘事发前与小张共同在酒吧喝酒,对小张的酒驾行为应属明知,虽然小张有拔电动车钥匙的行为,硬要送姑娘回家,姑娘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仍选择乘坐小张驾驶的车辆,未对自身安全尽到合理注意义务,对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,因此小张的侵权赔偿责任适当降低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二十六条之规定,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,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。因此姑娘作为乘客虽不承担事故责任,但是仍然乘坐酒驾者驾驶的机动车,属于自甘风险,也有一定的过错,虽然其遭受了不幸,但自身也要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。

最后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五条规定:“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,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。”小张及其父亲以结婚为支付后续医疗费用的前提条件,如果姑娘不愿与与小张结婚,有权拒绝小张及其父亲的要求,并与其家庭协商自己应得的赔偿金额。如果协商不成,建议姑娘走法律程序,要求小张承担侵权赔偿责任。

图源网络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